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老吴打工记-黑河新闻网-东北网

作者:双彩网app下载 发布时间:2020-12-13 03:55

  老吴今年65岁,家住县城郊区农村,虽说是农村,但随着城区的逐步扩大,已基本与城区连成一片了,只是基础设施还非常落后,属于平房土路的那类棚户区。

  老吴和老伴以卖豆腐为生,老两口每天起早贪黑忙活,为的是积攒一点赖以养老的“过河钱”。虽辛苦,但也感觉充实。

  近几年,周围的街坊邻居都陆续搬进城里住楼房去了,剩下不多的老弱病残以及一些进城租房住的农民工,还坚守在这片杂乱无章的建筑物里。

  棚户区狭窄的街道,还是上世纪时修建的沙土路,一下雨就变得泥泞不堪,老吴推着三轮车卖豆腐,很是吃力。住户和人口持续减少,使得这里渐渐萧条、破败。老吴的豆腐生意也就像老太太过年,一年不如一年了。

  豆腐坊里潮湿的环境,使老吴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,一受风着凉就犯病,犯了病甭说干活,连走路都费劲,生意全靠老伴帮忙支撑着。

  老两口每天凌晨两点半起床,磨豆子、烧火熬豆浆、倒缸点卤水、泼脑压包,最后装车出摊售卖,这一连串工作程序下来,太阳就已经出来了。上午把豆腐卖完,下午还要泡豆子,老两口就这样一天天忙活着,像两个高速旋转的陀螺。

  时间一长,老伴的身体也累的有些吃不消了。夜里睡觉时,老吴偶尔能听到她痛苦的“哎哟”声。

  没事干的老吴整天闷在家里,他哪儿也不想去,对什么也不感兴趣,总感觉心里头空落落的。

  老吴没什么业余爱好,像玩麻将、打扑克之类的,他从不往跟前凑,别说玩,看着都闹心。

  劳累了一辈子冷不丁闲下来,老吴感觉全身不舒服。但令他没想到的是,更加不舒服的事儿还在后面等着呢。

  老吴有个儿子叫吴欣,结婚时老吴给他买了新房,然后就分家另过了。吴欣整天东跑西颠,人看着倒是挺忙,就是不着调,今天想干这个,明天又想干那个,事没少干,可惜一样也没干成。

  老两口多年积攒的那点钱,让儿子陆陆续续拿走了不少,基本都是肉包子打狗——有去无回。儿子都快四十了,还是一事无成。

  老吴的孙子和孙女都在上学,用钱的时候就经常到爷爷奶奶这里来要,每次要老吴都会给,在孙辈身上他从不心疼钱。孙子孙女有难处来找我,难道能看着不管吗?老吴总是这样想。

  吴欣平常没事很少到他爸妈这里来,有一天就突然跑来说,火车站附近有个门市房要出兑,他想兑下来开个超市。

  这不是钱不凑手吗,想和您商量商量,看能不能把手里的钱先拿给我用,等将来挣了钱我再还给您。吴欣急忙说。

  得缺多少钱呀?老吴问。他想不管咋地,儿子这是干正事,如果缺个三万两万地就拿给他,至于干成干不成也只好听天由命了。谁让我养了儿子呢,人都说养儿养儿,有说养爹的吗?既然生了儿子,你就得养着!

  啥,十几万?你以为你爸开银行的?我和你妈起早贪黑好不容易攒了这点钱,你都拿走了我们怎么办?再说这钱我是留着买房子用的,咱家这破房子眼瞅着就不能住了,地势洼,一下雨就往屋里灌水,得拿盆子往出舀,这你也不是不知道。万一房子被泡倒了,你让我和你妈上哪儿住去?老吴显得有些急扯白脸。

  爸,您那孙子和孙女可都在上学呢,正是用钱的时候,我再不正经干点事挣些钱,将来拿啥供他们上大学?上完大学还得找工作,买房子结婚,哪样不得用钱啊?咱家这栋老房子虽然老点破点,将就着再住几年估计也没啥事儿。

  老吴顿时就没话说了,孙子孙女是老两口的宝贝疙瘩,有着难以割舍的骨肉亲情。

  吴欣还说最近听到一个消息,这片棚户区可能要动迁,这房子如果拆迁,能给一套大户型的楼房呢。到时候往新楼里一搬,宽敞大屋地住着多舒服!儿子随手就给老子描绘了一幅美好而壮丽的蓝图。

  不管儿子说的是真是假,老吴总算明白了,这年头儿子是大爷,得罪不起啊,掏钱吧!

  这笔压箱底的钱要是都赔进去,可真要了我们老两口的血命了!老吴心里一边想着,一边给儿子去取了钱。

  老吴两口儿制订好的买房计划,随着钱被儿子拿走而泡汤了。一想这事老吴心里就郁闷无比,整天唉声叹气。

  让老吴郁闷的,还有房子拆迁的事。为这事他专门跑到建设局和拆迁办去问,人家说只是规划了,什么时候拆迁还不一定呢。

  老吴是农村户口,以前也没缴纳过养老保险,因此也没有养老金什么的。现在多年积攒下的钱也被儿子给掏空了,等于是彻底断了他们的经济。如果不想办法挣点钱,以后老两口的日子怎么过?老吴天天地琢磨着解决之道。

  豆腐是不能再卖了,一是岁数太大干不动了,二是他这风湿腿,再干的话恐怕还得犯病。

  老吴听说他的一个远房侄子在城里一家公司当部门经理,老吴就去找到他,问能不能帮忙给找个守门打更之类的活儿,以解生活的窘境。

  老吴的这个侄子还挺帮忙,真帮他找了个在酒店看门的差事,具体工作就是负责大厅内外的秩序和卫生,指挥一下门前停靠的车辆。工作挺清闲,月工资两千元。

  老吴对工作认真负责,不喝酒,不抽烟,做事勤快,同事关系处的也非常好。酒店里大小领导对老吴的表现都很满意。

  老吴上班的酒店,从前厅到电梯间,有一条数米长的走廊,走廊顶棚有两盏吊灯,走廊两侧还分布着彩色壁灯。

  开灯本来是举手之劳的事情,大厅里的人谁有空随手就把灯开了,并非是老吴的分内工作。但他这人勤快,眼里有活儿,很多时候就主动去把灯打开。老吴认为多干点活没啥,工作既然干了就要给人干好,不能枉费了人家给的这份工钱。

  老吴从为酒店节俭的角度考虑,顶棚的吊灯就一般不开,只开壁灯。他认为壁灯的亮度已经够用,何必再开吊灯浪费电呢。

  酒店领导对此也没说什么,大概等于默认了吧。但没想到这件事竟给老吴惹来了烦。

  老吴上班的第七天晚上,酒店大厅走进一位五短身材的汉子,看样子五十多岁,皮肤黝黑,胖胖的,挺着个大肚子走路一摇一摆。

  这人一进门,大厅里的服务员见到后,急忙站成立正的姿势,同时还大声喊着“牛总好”。

  当牛总看到走廊吊灯没开的时候,便立即返回了大厅,用一副破公鸭嗓大声质问:走廊吊灯为什么不打开?不知道今晚有领导来酒店用餐吗?

  老吴这时便挺身而出,说道:牛总好,灯是我开的,有什么事您和我说,这事和她们没有关系。

  被称为牛总的人用一双蛤蟆眼打量了一下老吴,随即用手指着老吴的鼻子大声责问:你开灯为什么不把吊灯打开?老吴赶忙解释:不为什么,就为能给酒店省点电费。

  牛总随即大声叫道:谁给你的权力这么做?难道我们这么大的酒店还差这点电费吗?笑话!

  牛总冷笑道:嗨嗨!你以为你是谁呀,不就是个臭打工看门的吗!还让我客气点,你知道我是谁吗?告诉你,我是这家酒店的股东!

  老吴是个讲原则的人,土话讲叫“一根筋”,于是义正词严地说道:牛总,我是刚来的不认识您,您说您是股东,那自然就是酒店的大领导,就算是大领导也应该以理服人,而不该以势压人呀!

  牛总一听更加火冒三丈,气势汹汹地说:好你个乡巴佬儿,还教训起老子来了!有种你等着,明天我就让你滚蛋回家!

  老吴一听这是要赶他走啊,埋藏在骨子里的那股倔劲就上来了,气的一跺脚一瞪眼:用不着等明天,我现在就走,老子我还不伺候了呢!

  牛总被老吴的行为给弄懵了,他想,这么多年还没有谁敢这样和我对着干呢,眼前这个乡巴佬儿咋这么大脾气呢?没等我炒他的鱿鱼,他倒先把我给炒了!

  老吴一边走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: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股东吗?不就是有俩臭钱吗?你在别人那里好使,在我这里就不好使!股东就可以蛮不讲理,拿人不当人吗?我就是想给酒店省点电费,省下的钱难道不是你股东的吗?真好心当成了驴肝肺!

  老吴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望着满城灯火和满天星斗,和大街上滚滚不息的车流,眼窝里就泛起一股热流,就有泪水从两侧脸颊流下来。

  走着走着,老吴突然抬起头,对着家的方向大声喊道:老伴呀,等着我,明天我就回家,咱们还一起卖豆腐!


双彩网app下载
上一篇:2020年2月企业设立名单   下一篇:欧普照明焕新服务怎么样?帮你打造更自在的人